第1262章 何需解释!

作者:观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无尽升级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1262章   何需解释!

    “你的人不懂礼仪,我替你管教一分,阁下也应该感谢我啊,我只是废一条手臂,没有杀人,这已经给足太虚古门脸面了!”

    叶寒淡淡笑道,他早就知道太虚古门会找他算账了!

    但他却丝毫不放在眼里,在州长府邸还轮不到太虚古门说话!

    “找死,我太虚古门的人轮到你来教训了吗?”

    太虚古门的人再也忍不住了,一次就算了,第二次还敢无礼!

    “叶寒小友,我太虚古门确实有得罪你的地方,但他们自有师门教训,你出手,似乎有些不符规矩吧!”

    那老者也眯眼道,终于有些不爽了!

    他好歹也是太虚古门的门主,这叶寒居然一点面子都不给!

    要知道,他之前在忍着,其实也是给一个机会叶寒,只要叶寒道歉一声,他也会给一分面子!

    当然,他这么好说话,并非他性子温和,而是想借着叶寒扬起太虚古门的威风!

    人们会见到,东州少年叶寒也对他恭敬有礼,太虚古门自然非同凡响了!

    但他没想到,叶寒一点面子都不给!

    “我怎么觉得,这很符合规矩呢!”叶寒反问。

    “叶寒小友,此事,你道歉一声就这么算了!”

    老者耐心耗尽!

    身后太虚古门的人则是虎视眈眈,只需门主一句话,他们立即便敢出手,教训叶寒!

    整个东州都在看着他们,为了太虚古门的威严,他们也不可能什么都不做!

    “道歉?算了吧,我这人也不会怎么道歉,说出来的话,怕是上不得台面!”

    叶寒懒懒摇头,拒绝道歉。

    “叶寒小友,你真的不道歉?”

    老者的声音突兀变得威严与冷漠起来,在他身上,一抹可怕的气势在弥漫,镇压整个大厅!

    人们纷纷察觉到,这门主要出手了!

    彭老爷子他们下意识替叶寒暗抹一把汗,轩辕枫他们则幸灾乐祸,这叶寒骨头够硬的啊,不过更好,那门主绝对会教训他!

    一场战斗,似乎一触即发了!

    “不道歉!”

    但是,叶寒根本没犹豫多久,直接摇头。

    嗤嗤!

    人们的呼吸声仿佛风箱般,这真的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了啊!

    要知道东州无尽历史中,在老者成为东州之父后,似乎美人敢不给他面子,便是其他三会之首都不敢!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好奇,这个叶寒,到底凭着什么底气说话!

    而那老者则淡漠盯着叶寒,从一开始的慈祥,渐渐冷漠,再到最后的流露杀气!

    他自认已经涵养很好了,可这少年却一而再再而三的不给面子,这是在考验他的耐心?还是真的不将太虚古门放在眼里?

    同样,叶寒也微笑的看着他,仿佛不知道激怒了什么般!

    而且,叶寒更察觉到,仇恨值在疯狂提升,这也是他想要的效果!

    这般对视,足足持续了一炷香,终于,那股暴躁的气息突兀消失了,只听那老者淡淡道:"你,很好,十分的好!"

    他留下一句话后,再也没有看着叶寒了!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人们震惊!

    本来,他们以为太虚古门的门主必然要出手了,但关键时刻,门主居然忍让了!

    这到底是为什么啊?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不解,但脸色也变得更加的凝重了!

    便是轩辕枫这些人,他们都察觉到一抹不对劲,毕竟以太虚古门的行事作风,他们根本不可能让步的,唯有一个可能,那就是他们暂时不敢动叶寒!

    能让东州之父,东州第一门派也隐忍,这个叶寒的能量难不成与他坐的位置一样,以达到东州金字塔顶峰之位了?

    一时间,大厅静寂的针落可闻,谁都没有说话了!

    彭老爷子,任鸿等等人都在替叶寒捏了一把汗,就仿佛惊天对赌般,但叶寒却最终赢了!

    而且,他们看叶寒的样子,这小子居然从容至极,似乎知道自己根本不会有事般!

    “这个变态!”

    余俊英坐着不动,但之前也替叶寒暗暗擦汗了,这家伙怎么就不懂一些人情世故啊!

    人家太虚古门摆明就是想交好,给你台阶下!

    叶寒会做人的话,那就顺着台阶下,客气道歉一声,既能让太虚古门脸面放的下,更能结识太虚古门一番,往后在东州,那也是真正的横着走了!

    这小子倒好,牛逼的不得了,一脸理所当然,道歉都没一句!

    “他到底知道死字怎么写吗?”

    余俊英叹气一声,上次的商会晚会也是这样,如今的东州顶级大佬聚集也是这样,这叶寒,迟早要踢到铁板!

    “怎么叹气了?”

    叶寒突然一笑,看着余俊英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余俊英想说什么,但不知该怎么说!

    难道,她该说叶寒不懂人情世故吗?

    难道,她该说叶寒迟早要死吗?

    “唉,既然相识一场,那我就告诉你吧,你之前的做法,实在是不妥,且是大大的不妥!”

    余俊英叹气道,而她的声音虽然不大,但整个大厅都很安静,所有在场人都听到了!

    人们并不敢随意训斥叶寒,但余俊英出面,这倒也是不错的,他们也想看看,叶寒如何回答!

    “有何不妥!”

    叶寒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“太虚古门的前辈,岂能是你能招惹的,你为何不客气一些,你为何不道歉,难道你觉得你最年轻,天赋又强,便能行事肆无忌惮吗?有谁会像你这样做事的啊!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解释听听,是你的家族来头很大,还是你的实力已能藐视在场众人了?若你能说的通,我心服口服!”

    余俊英连绵不绝的说道,将心中的疑惑与不满,全部说了出来!

    这一刻,人们全都盯着叶寒!

    包括太虚古门的门主!

    叶寒在东州也算怪胎了,行事不按常理出牌,但他们确实很想知道,叶寒靠的什么,那股自信从何而来?

    “解释?”

    叶寒摇了摇头,如果是别人得到了系统,估计做法与他一样吧,所以,这并不奇怪的!

    他如今拥有一千七百多亿仇恨值在,保命,杀敌,根本不缺,他为什么要低声下气,为什么要给别人面子?

    吉大师,雷俊豪他们强大的时候,又给过他叶寒面子了?

    “我一生行事,何需向你等解释!”

    叶寒一字一顿道。

    话语很简短,但也说出了叶寒心中的傲气!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