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45章 视我无物!

作者:观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无尽升级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1345章   视我无物!

    “二姐!”

    花语末则欲言又止,终于还是忍不住了,跪下来道:“团长,我替我姐向你道歉,求求你饶她一命吧,我保证这次之后,她再也不会害人了,若你真要杀他,我愿意替我姐姐受死!”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叶寒轻叹一声,他就知道花语末会求情!

    “废了她,从今往后,不许再离开花家,否则若让我见到,非但她要死,就连你们花家也要遭殃!”

    叶寒淡淡说道,实际上,花语彤屡屡针对他叶寒,但这些都是小事,让叶寒恶心的事,这女的太过自私,做什么事都只是想着自己,不久前就连闺蜜轩辕枫都出卖了!

    “谢谢团长!”

    花语末感激的对叶寒行礼!

    而花家家主也对叶寒重重行礼,然后亲手废了花语彤,带回花家!

    看得出来,历经此事之后,花语彤也再难卷土重来了!

    “接下来,到你们了,天命神教!”

    随后,叶寒看着天命神教的大长老道。

    “东州上任,东州要重新洗牌啊!”

    许多人则暗暗嘀咕,又期待接下来的结果!

    “哼,胜者王,败者寇,我没什么不甘心的,要杀便杀,而且,此事乃是我一人之事,与天命神教无关!”

    那天命神教的老者倒是看得开!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你们天命神教只有一个选择,那就是死!”

    叶寒冷冷道,天命神教的教主昔日杀他,更害死了无辜的猎人,叶寒那时就发出誓言,归来东州,必灭天命神教!

    “你疯了!”

    听到叶寒的话,那老者脸色剧变。

    东州大佬也是吓了一跳,居然对天命神教满门抄斩?天命神教可是三会之一啊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叶寒不屑废话,对黄飞他们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叶寒,你不能这样,你没权利这样做,我要上告天国!”

    那老者疯狂大喊,哪有之前的悍不畏死!

    “叶寒!”

    司徒兴朝见状,倒是有心相劝,不过叶寒淡淡看着他:“此事,是他们教主的原因,虽然,他们的教主死在我手中,但他也杀了一名无辜的路人,那时我就发誓,天命神教必然要被铲除!这也是我对那位猎人唯一能做的事了!”

    “只是!”

    司徒兴朝依旧觉得被杀的人太多了!

    “叶寒做的没错!”

    而这时,轩辕枫也走了出来:“天命神教的教主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,而他为了自己要杀叶寒,但也杀了无辜的人,他该死,天命神教也该死!”

    见状,司徒兴朝最终没有再劝了,这是叶寒与天命神教的事,他终归还是不能插手的太过!

    “叶寒,你是魔鬼,你给我解释,你为何要杀他们!”

    那老者目睹着天命神教的强者陆陆续续死去,他痛苦的跪倒在地面!

    “我做事,何需向你解释!”

    叶寒不屑一笑,天命教主来杀他的时候,为何又不给一个解释?

    “都死了!”

    车子正目睹着天命神教的高手被杀,他鹤立鸡群的站在那里,脸色极为的复杂,他知道下一个就轮到他了!

    到了现在,他已经对叶寒产生了恐惧了!

    这一点,他自己也想不到!

    要知道当日,叶寒在火云山帮助车初曼的时候,在他看来,这少年不过是蝼蚁而已,可现在,蝼蚁也在主宰他的生死,让他站也不是,坐也不是,犹如煎熬!

    什么时候,曾经的蝼蚁已站在他头顶上了!

    “车子正!”

    在车子正犹如煎熬之时,叶寒终于看向了他!

    “叶寒,你!”

    车子正本来想说,你要杀就杀吧,但最终,他还是说不出这句话,因为,他还不想死!

    “你可以求饶试试!”

    叶寒似是知道他想说什么,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,我,我!”

    车子正憋了半天,那句话还是说不出口,因为,向曾经的蝼蚁求饶,他,真的放不下这脸面!

    “不说,那就杀了!”

    叶寒一脸无所谓道。

    “叶寒,我错了,之前,我也是被逼无奈,我不想奇木府被杀,所以才委身于彭如松的,而且,我没有想害死任何的人,求你饶我一命!”

    车子正终于大喊了,声音犹如连珠炮,深怕说慢了,他就被叶寒所杀了般!

    而在人群中,车初军脸色复杂,曾经废了他腿的少年,居然能定夺他父亲的生命了,更逼的他父亲亲口求饶!

    他车初军,当初到底招惹了什么人啊!

    “你是在求饶?”

    叶寒则淡淡看着车子正道。

    “是,我是在求饶!”

    车子正猛然咬牙,彻底的承认了,也说明,他确实害怕叶寒!

    “你说你没想过害死任何人?你说你被逼无奈,但若我没有记错,之前,你可是想在彭如松面前邀功,让我滚过来行礼的!”叶寒道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车子正语塞。

    之前,他确实说过这句话,那时他哪里能想到,今天最大的乃是叶寒,并非彭如松!

    “唉,实际上,我不会杀你的,就凭你是车初曼的父亲!”

    叶寒突然叹气一声:“虽然,你曾看不起我,也对我不屑,更觉得我会死在世纪历练,但是,这些并不是让我杀你的本钱,我也没这么小气!”

    “当然,真正让你活下来的,其实是你的女儿车初曼!”

    闻言,车子正心中一颤,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“你走吧,你的命对我而言,不值什么,车初曼才是最重要的!”

    叶寒继续道,而车子正闻言,只好黯然离去了,他心中百感交集,他堂堂三会之首,在叶寒眼里居然如此不值一提,反倒他女儿车初曼才是最重要的,他车子正因为女儿活下来了!

    “曾经,我视他如蚁,今日,他视我无物!”

    车子正心情依旧很复杂,叹气连连!

    “好了,从今之后,东州的州长便是我叶寒了,希望大家合作愉快,相安无事!”

    解决了车子正后,叶寒望着所有人道。

    “能跟随东州做事,这是我等人之福!”

    众人陆陆续续回道,主要是,在场不少人与叶寒都认识,更有一些家主与叶寒交情不错!

    所以,叶寒做州长,他们非但没有任何的不满,反倒心服口服!

    “哈哈,你这小子做州长,总好过彭如松那不孝子!”

    突然间,太虚古门的老者哈哈笑道:“连父亲都敢杀的人,毫无情义与血性,有个屁资格执掌东州!”

    “门主?”

    叶寒淡淡看着那老者,记得与那老者之间的矛盾!

    “怎么,你想秋后算账?”

    那老者则古怪的看着叶寒。

    叶寒不由一笑,说实在,他一开始对这老头也很不顺眼,但之前,彭如松执掌东州,所有人都不敢说话,唯独这老头是骨头最硬的,这一点倒是让叶寒很是赞赏!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